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行业 > 杂文随笔 > 妓女的本分:站街六十年

浏览历史

妓女的本分:站街六十年
纽扣杂志 / 2016-03-13

玛丽的脚步很不稳当,她总是踩空,总是差点跌倒在泥地,让纯白的蕾丝裙沾上灰尘。她甚至神经质地觉得,这件衣服好像在保护着她,不让她受伤,就像脸上涂抹的厚重如面具的白粉。

横滨的街道一如既往地人来人往。她已记不清自己是八十二还是八十三岁。和往常一样,今天依旧没有一位客人。她年纪大了,背已驼了,但是她永远挺直胸膛。她随身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,衣服寄存在别处。她想起六十年前的自己——有优雅的轮廓,带着眼镜,穿着高跟鞋和白纱裙,配长长的白手套,拿一把长手柄的白色阳伞。

就在那个冬天,她的身影,突然从横滨街头消失了……

 

 

为国慰安

 

 

盟军的轮番轰炸让这个岛国变得破败不堪。极目望去,尽是混凝土的残骸,还有扭曲的、犹如怪物般的钢筋骨架。如果你走运,也许还能发现一些血肉模糊的东西——那已经不能被称作尸体了。迎面而来的风中,只有呛鼻的粉尘,以及日本人绝望的心情。

玛丽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。

战乱中死去的父亲,霸占所有家产的弟弟,都让她感到寒心。

战争结束,男人们败得稀里哗啦,女人们还在战斗。

“做新女性——涉外俱乐部招聘女性事务员,包吃住服装,高收入,限十八至二十五岁女性。”——1945年9月20日,一则广告攫住了她的目光。

战后的家园满目疮痍,当时的日本,连男人都找不到工作,更何况是女人。一看见有招工的广告,失业者们立刻一拥而上。当天,就有几千人来报名。三个月内,各地应聘的女性达到六万人之多。

玛丽就是其中一个。

玛丽并不知道这则广告要她做的真正工作是什么。政府背景,在全国报刊上的公开广告,使她信任不疑。

她此后的命运,是日本历史上至今不愿提起的一页。

咋一看这跟普通招工广告并没什么区别。但是,发放这则广告的,是日本政府东京警视厅参加设立的RAA协会(特殊慰安设施协会)。

没日没夜,美国兵嚼着口香糖在外面排队等候,女人们在屋子里形同牲畜,根本没有拒绝的自由。“最高的一天接客55人,这些属于人的感觉,再也没有了。”

由于美国大兵日益泛滥的花柳病,1946年,占领军司令部以“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”为由,要求日本政府关闭各处慰安所。

于是,慰安妇们带着满身的疮痍,在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被赶到了街上。或许,从踏入这一行开始,她们信仰的天照大神就已背弃了她们,让她们自己在地狱里慢慢地沉沦、静静地自生自灭。

这些丧失生活成本、没有谋生能力的女人,只能继续从事色情行业。她们被称作“潘潘”(panpan),她们站在美军经过的街道两侧,嘴上抹着廉价浓重的口红,穿着暴露的裙子,摆出各种妖娆的表情,出卖色相,只为了一点微薄的收入。

她们用肉体和眼泪,替自己的国家还债。

 

 

 

站街六十年

 

 

横滨街头,玛丽是位让人过目不忘的老妇人。她脸上总涂着厚厚的无油的白粉,像从不摘下的面具。每天,她抬着头在街头上走过,许多人以为她是个精神病患者,或者幽灵。

 

人们只知道她是一个“潘潘”女郎,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,他们叫她艳艳,玛丽小姐,皇后陛下。后来人们一直叫她横滨玛丽。

玛丽英文好,会画画,会弹琴。她从来都是选择她的客人——多数时候,她只做军官的生意,特别是那种富态的军官,那意味着生活安